您的位置 首页 新能源

以“粗口”掩饰焦虑?李想的理想汽车如何在夹缝中探路

侠之气度,在于沉稳、笃定,胸中纵有万千沟壑,面如平湖波澜不惊。这也是一名成功企业家,甚至是创业者给人的印象。但这样“刻板”的印象,显然不适合理想汽车创始人李想。8月29日,成都举办了理想汽车用户日。作为新

侠之气度,在于沉稳、笃定,胸中纵有万千沟壑,面如平湖波澜不惊。这也是一名成功企业家,甚至是创业者给人的印象。

但这样“刻板”的印象,显然不适合理想汽车创始人李想。

8月29日,成都举办了理想汽车用户日。作为新鲜出炉的百亿美元市值公司掌舵人,李想出席该活动并激情发言。然而,一般活动上的“你好我好大家好”并没有出现,当着众多理想One车主的面,李想在台上突然“开骂”,炮轰同行的技术人员为“一帮搞臭技术的”,并称同行毫无用户思维,以此力挺增程电动技术。

以“粗口”掩饰焦虑?李想的理想汽车如何在夹缝中探路

他现场多次发问:“为什么不能是增程电动?”

现场炮轰似乎意犹未尽,随后不久,李想再一次在朋友圈发文称,“那几个国内三流汽车企业的研发人员,建议你们多听听用户的需求,多干点实事,多去体验体验产品。都是有正经工作的人,别收点小黑钱就没完没了的在知乎和微博上黑理想One和增程电动技术。”

用骂街的方式来维护自己的产品,证明自己的实力,虽然激进但往往毁誉参半,但这对于年近40岁的李想来说,已经不是第一次。

作为一个成功企业家和连续创业者,李想面对公众不止一次地“骂街”。

今年年初,针对瑞幸咖啡财务造假,李想怒斥瑞幸咖啡董事长陆正耀为“诈骗犯”,并对后者“爆粗口”;此前,李想也在《赢在中国》节目中质问赢在中国CEO田宁,称“这不是逼着我们去找一帮蠢蛋吗?”

这样口无遮拦的“大喷子”形象,对成立还不到5年的理想汽车来说,真的是好事吗?本来可以依靠产品获取好感的理想汽车,却因此背上孱弱、心虚、气急败坏、毫无尊重感的标签,是失分还是得分?

或许有关,或许无关的一个事实是,在李想“开炮”前后,理想汽车连续三日累跌超30%。直到9月1日,理想汽车才重回上涨区间,打破“跌跌不休”的魔咒。

值得疑问的是,爆粗口、骂对手,得罪同行,之后呢,李想想要什么?

嘴硬的李想

近一个月来,李想两次在公众视野引起“轰动”。

第一次是在7月30日,理想汽车赴美上市的“云敲钟”仪式上。彼时,李想站在C位,见证了自己身价飙涨至143亿元的瞬间,并在接下来的数日内占领了各大头条。

第二次则是此次“骂街式”的公开演讲。在一众粉丝和用户的目光下,炮轰同行,又一次占据了头条。

两次轰动,原因不同,但都很“李想”。

和人缘奇好的小鹏汽车创始人何小鹏不同,熟悉李想的人,几乎都有这样一个共识——李想是一个敢说敢做、口无遮拦的人。

在做理想汽车之初,李想曾放出豪言:“造车不需要百亿,10亿美元就能实现盈利。”今年8月,在谈到特斯拉时,李想称,特斯拉凭借“一辆445公里续航的车干翻了一切”、“几乎所有的企业都不知道特斯拉赢在哪里,因为赢的原因太初级了”。

被美团大佬王兴青睐的李想,某种程度上确实有嚣张的本钱。

自从创立理想汽车这一品牌,李想收获了不少忠实用户,背后还站着上万名车主。根据理想汽车公布的数据,理想ONE在今年7月份售出2516辆,较6月份的1891辆略有提升,至今累计交付13193辆。

实际上,在身价百亿之前,李想也是个不差钱的主。尽管前两年亏损超过40亿元,但理想汽车仍然拿了经纬中国、源码资本、美团点评与字节跳动创始人张一鸣等一轮又一轮的融资,累计融资超过140亿元。

不过,李想真的那么底气十足?似乎也未必。比如,今年4月,李想在面对“未来三年销量KPI”的提问时,就选择了避而不答。

另外再次翻出理想汽车的招股书,2018年、2019年,理想汽车净亏损分别为15.32亿元和24.38亿。2020年上半年,理想汽车净亏损1.52亿元,其中第一季度净亏损7710万元,第二季度净亏损7520万元。

此外,自2019年末交付以来,理想ONE多次出现风险事件,包括自燃(起火)、断轴(磕碰)、刹车失控以及漏水等多个问题。不过,理想汽车方面则表示,“车辆自身并没有任何质量问题”。

打铁还需自身硬。公开叫板特斯拉的李想,其理想ONE似乎还有待成长,但品牌形象最终还是建立在过硬的产品上的。有用户认为,“李想说的这几句话给人的感觉,有点气急败坏了”。

走错路?

靠嘴贱当不了企业家,做生意的,最终要靠产品力说话。

此次“骂街”中,同行抨击“增程电动是个落后的技术”,成为李想爆炸的点。从李想的言论可以看出,其对于目前增程式电动技术的市场前景十分看好。

增程式的本质,其实就是在一台纯电动车的基础上,增加用来发电的发动机,解决电动车里程焦虑问题。不同于蔚来的换电,理想选择了把发电系统带在身上,只需要加油,发电机就能工作,这也成了理想ONE无里程焦虑的卖点。

目前,造车新势力中,坚持增程电动技术路线的只有理想汽车一家,其他基本都以纯电动技术路线为主。

正因为如此,这次“骂街”,彻底将理想汽车置于纯电动、燃油车和“技术宅”的对立面。

尴尬的是,当外行都在为李想的嘴臭错愕时,一位业内人士表示,这只是李想的增程电动技术路线得不到业内的认可、政策的扶持,而导致的憋屈爆发。

一位业内有名的专家称,理想汽车在打造出理想One之前,也曾尝试过低速低续航的纯电动小车项目——SEV项目,但最终,该项目“难产”,不仅政策不支持,同时,丢失的时间、打水漂的钱,都让李想焦虑。

如何用一半的钱、一半的时间,拯救走错的路?于是,李想选择了在成本、产品设计、整车布置等方面难度相对更低的增程电动技术路线。

这或许是增程电动技术不可言说的奥秘之一。

或许是出于走错路的恐惧,现在的李想,对于增程电动技术过于重视。一个月前理想汽车上市时,不少券商研报给理想汽车的建议都是:探索更加多元化的技术路线。

行业专家提醒,插混的生存空间是逐步变小的。

平安证券研报表示,在行业趋势上,专注于发展增程式技术的理想汽车并非未来发展的主流,随着电池成本的下降和基础设施建设的完善,增程式汽车目前相对于纯电车的续航和成本优势或将不复存在,行业增长空间有限。

从政策角度来看,国家新能源补贴政策也不偏向李想。今年新能源补贴新政出台后,新能源乘用车补贴前售价高于30万元的不给予补贴,这意味着售价32.8万元的理想One将完全不享受国家补贴。

但显然,无论这次是否走错路,李想都打算“一条道走到黑”。理想汽车方面一位负责人表示,理想汽车未来应该不会有纯电动汽车。

在夹缝中探路

事实上,理想汽车作为李想创造的第一个汽车品牌,其重视程度不言而喻。

比如,李想总爱提及“用户体验”、“用户思维”,将大空间、价格合适、没有里程焦虑的理想One打造成知名“奶爸车”,精准定位客户。

但值得注意的是,理想汽车走的道路,并不是国家政策指导的方向。

近年来,无论是放开电动车车牌,还是给予电动车高额补贴,本质上都是为了推进电动汽车行业快速发展。如果一台电动车,仍旧需要加油来发电,这与目前市场上的油电混动车差异不大。

同时,和油电混动车的old money相比,理想汽车并没有太多的优势。放眼望去,丰田普锐斯、雪佛兰插电板沃兰达、荣威、吉利、比亚迪,各个层次的竞争者一应俱全。

相对之下,走纯电动车路线的蔚来、威马和小鹏,尽管也有着比亚迪和特斯拉的强力竞争,但在政策支持下,发展空间仍旧很大,也充满想象空间。

政策的支持不容小觑。如果没有政府的大力支持,亏损十几年的特斯拉也很难在短时间内超越通用、福特,成为新一代美国汽车的榜样。

同样受益于政策,新造车公司呈现井喷之势。相关数据统计,目前国内加入造车新势力的企业已达300家之多,近4年的时间里,近千亿元的资金砸向新能源汽车行业。

不过,与新造车公司雨后春笋般出现的繁荣不同,我国充电桩建设仍有很大的提升空间。根据CIC(China Insights Consultancy)研究报告,截至2019年12月31日,中国一线城市中只有不到25%的家庭拥有适合安装家庭充电桩的停车位,而美国这一比例超过70%。

在中国,大量的电动车车主不得不依赖公共充电基础设施。尽管如此,到2019年年底,中国新能源车保有量和公共充电桩的比例为17.1:1,公共充电设施的建设速度,远远无法跟上新能源车用户的充电需求和增长速度。

这或许也是理想汽车的底气之一。

可以佐证的是,今年7月,李想曾被网友问到:“快速充电有没有可能在近 5 年内解决 (比如 10 分钟内可以充 500 公里的电量)? 如果这样的话公司增程式的战略是否有风险?”

李想当时表示,实现这种快充技术,预测可能会在 2030 年才能 “初具规模”,到那时增程式电动汽车不仅可以在家里实现快充,也能在外面用加油的方式补充能源。而且增程式电动汽车还能摘掉发动机,就可以直接变成电池动力汽车。

从目前来看,市场显然也接受了这种看法。

从政策中探索一条新路的李想已经规划了未来几年的路径:2022年,理想汽车计划推陈出新,推出一款全尺寸高端SUV,后续还将推出紧凑型和中型SUV以扩大产品线,覆盖更大范围的用户。

同时,未来理想汽车还将重点押宝自动驾驶,并在电子架构、域控制器、操作系统等自动驾驶的关键核心领域进行自我研发。

根据规划,在2021年、2022年,理想汽车实现相当于L3级别的导航自动驾驶——NOA;在2023年,该公司所推出的全新车型X01,将会标配能够支持L4级别自动驾驶能力的硬件系统;在2024年左右,理想汽车计划将L4级别的自动驾驶能力OTA到量产车上。

李想的理想很丰满!

后记

2020年,在新冠肺炎疫情的侵扰下,本来如火如荼的中国新势力造车行业提前进入“洗牌时刻”。曾经强有力的对手们折戟沉沙,赛麟、博郡、拜腾等黯然退场,徒留一片唏嘘。

理想汽车联合创始人、总裁沈亚楠对此很看得开。他说,新造车势力的洗牌是必然的行业规律。在互联网时代,汽车这个传统制造业加速拥抱未来前沿技术,头部企业在更大的资源优势的加持下,愈来愈强,尾部企业的淘汰也会愈发残酷。

目前,造车新势力三巨头均有资本市场加持,资金充沛,优势明显。

蔚来汽车公布的数据显示,7月,蔚来交付了3533台,同比增长322.1%,超过了去年同期交付数的4倍,是仅次于今年6月的史上第二高单月交付成绩。目前为止,蔚来已累计完成交付49615台,并在7月18日完成第50000台整车量产下线。

小鹏汽车第一辆量产车线下时间是2017年10月12日,并于2018年11月开始量产G3,2020年5月开始交付P7。截至7月31日,小鹏汽车共交付18741辆G3和1966辆P7,其中在2020年7月向客户交付了2451辆智能电动汽车,包括1641辆P7和810辆G3。

当然理想汽车也没有闲着,整体上还是实现了销量增长。但这个市场太大,变化也足够的快,造车新势力们远没有到笑傲江湖的时候,新的挑战者随时可能出现!


本文来源于山东汽车,不代表山东汽车网-sdqiche.cn,齐鲁汽车,降价,促销,团购,行情,汽车4S店,新能源,纯电动汽车...立场,转载请注明出处:http://www.sdqiche.cn/xinnengyuan/2020/0903/560.html
广告位

为您推荐